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廖俊健新闻博客资讯网

吴谢宇案最新进展吴谢宇杀害谢天琴动机是什么

发布:admin07-07分类: 体育新闻

  重庆夜场男模经理李凯很难将新闻里涉嫌弑杀母亲的大学生吴谢宇,被警方悬赏通缉的在逃人员吴谢宇,跟他一手带过的男模“小龙”联想到一起。

  后来回想,“小龙”在夜场里与众不同的低调、谦卑和不俗的谈吐都有了合理解释。

  吴谢宇是一步步逃到重庆的。根据警方公布的信息,2016年3月3日,涉嫌在福州的家中将母亲杀害后,吴谢宇至少在福州、河南、上海、重庆四个地方停留。2016年2月,河南一台ATM机的监控抓拍到他取款的身影,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跟吴谢宇认识一年多,李凯甚至没有和他的一张合照。那个只爱聊女人和游戏的“小龙”是一个沉重的谜。

  第一次见吴谢宇时,李凯是纪梵希夜总会的一名经理,试房服务客人时,吴谢宇抽烟,被他抓到了。那时大家叫他小龙。

  小龙体型偏瘦,短发,没带眼镜,皮肤黝黑。按照规矩,李凯准备罚他款,小龙辩称,自己是新来的。

  在纪梵希,李凯是管理全场男模的人,权力仅次于老板。对不听话的男模,他甚至可以直接动手,“夜场就是这么残酷”,他说。

  李凯给小龙立了规矩,接待客人时,不能抽烟,不能玩游戏,不能大声嚷嚷,防止肢体冲突,他的眼神便是暗号。

  男模场有规矩,也有不成文的潜规矩,比如跟带队经理关系好,即使违反了公司的规定,经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龙没再犯过错,而且越来越亲近李凯,见他就主动递烟过去,请他吃饭唱歌,唱的还总是李凯听不懂的粤语歌。两人常去酒吧和KTV外面的街边吃串串、火锅、江湖菜,烧烤。小龙酒量好,一次能喝两箱啤酒。

  日子长了,李凯发现这个外地人除了爱唱粤语歌,还会讲英语。夜场里有两三个外国人做男模,李凯见过小龙用流利的英语跟外国人聊天。他还记得小龙有两套名牌衣服,穿上异常帅气,一套阿玛尼,一套范思哲。

  有时候,小龙会在客人面前“吹牛皮”,说自己是清华大学的学生。大家都只当笑话。

  小龙在夜场里并不扎眼。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格外的安静、低姿态:在客人面前,陪酒陪笑,不与人争;帮客人拎包,拿衣服,送客人上车;“同事”醉酒后吼他凶他,他也不言不语,一笑而过;没客人找他时,他就独自待在角落,沉默不语。

  李凯说,小龙从未因惹麻烦而被督导责骂。有时,他喜欢开玩笑,看到同组的男模,会主动凑上去,让人带他“上班”(注:夜场中男模之间常用的暗语,指服务客人)。

  去年八九月份,李凯注意到,常去健身房的小龙变得壮硕。在公司的众多男模中,小龙的相貌普通,业绩平平。但他的谈吐和为人处事让李凯印象深刻,不像夜场里的人。

  这些酒吧、ktv和男模只在黑夜出没。当白昼褪去,黑夜和霓虹同时抵达,男模们像散沙般从附近的住所流出,聚拢到夜的舞台。

  进入男模这行通常有两条路径,一种是熟人介绍;另一种就是人事部招聘,要求并不高,年龄不超过三十岁,身高一米七五以上,能喝酒,会聊天;还有的夜场降低身高要求到一米七以上。

  无需体检,身份审核门槛很低,身份证可有可无,“哪怕你用的是假身份证”几乎所有人的名字都是假的,“这是一个比较容易隐藏自己的职业”,吴谢宇曾经的“同事”张浩说。

  应聘当晚就可以上班。男模入职后无需培训,只需知道上房和试房时该怎么做:试房时,六七名男模站在包厢外,排成一排,鱼贯而入,口喊“贵宾”。

  待客人进去后,他们再齐声高喊“晚上好”,然后任客人挑选。每个人手里有张台卡,一张台卡100元从KTV购得,试房一次赚400元,KTV再从中抽走100元。

  如果被选上,男模就陪客人喝酒、唱歌、聊天、掷骰子、玩游戏。如果客人不满意,再换下一批男模。客人离场,送走后,小费到手。

  一些出手阔绰的客人会为喜欢的男模挂上不同价位的花环,花环明码标价,最便宜的是1573元,意思是“一往情深”,最贵的是51320元,代表“我依然爱你”。

  通常只有长相出挑的男模才有被挂花的机会。KTV大厅内,圆形沙发环绕T台。挂花走秀时,所有客人和男模都聚集到舞池,围绕着舞台,被点中的男模依次上台走秀。

  男模上台的一刻,喊麦的人伺机带动气氛,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有时候,几万块钱一瞬间就挂在了某个男模身上。花环最多的人,被封为夜场里的王。纸醉金迷间,各取了所需。

  纪梵希每天大概有两三百名男模,分属十多个不同的组,各组有业绩要求,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

  吴谢宇所在的“战狼组”,一共有二十几个人;其他的还有“宇部”,“SKT”,“王者”,“兄弟军团”等。同一组的男模被归为“小鲜肉”型,“成熟型男”等,招聘时就按照这些属性来进人。

  在纪梵希,男模分有不同层级,管理层是副队,队长,总监,副经理,经理。吴谢宇只是普通队员。

  男模和夜场是松散的合作关系,前者在不同夜场间游走。经理是男模组里最有发言权的人,他们可以带着手下的男模去任何想去的夜场,一同带走的还有长期维系下来的客户资源。

  吴谢宇在纪梵希的“同事”张浩,分在一个叫“宇部”的男模组里,去年七月,听说纪梵希生意火爆,他和另外十七名关系较好的男模应聘过来。

  张浩说,一般在夜场干了一两年的男模,都能升到一定职位,但他没听过叫“小龙”的队长。他解释说,男模流动性大,哪怕同在一家公司,普通男模之间也未必熟识,“夜场只会记住那些顶尖的”。

  但张浩说,带他入行的师傅经常提起“战狼”,作为激励自己的目标。“战狼”以前有个绰号“百万军团”,一个月挣一百万,业绩出众。但现在的“战狼”已大不如前,夜场的常客渐渐忘记这个男模组的存在。

  张浩猜测,入行超过一年的吴谢宇应当收入不错,“如果他挣不到钱的话,混不下去的。”

  纪梵希是一间坐落在楼顶的夜总会,天台上的木板小路延伸至它的玻璃大门口,大堂是欧式风格,两根镶金的圆柱连接大理石地板和雕花屋顶。

  它的内部有七十多间包房,占据了一层楼。包房有大有小,一个包房最低价格1000多元。最大的包房有两个,可以容纳20多个人,最低消费2000多。客人在不同包房,意味着不同级别的消费能力。

  李凯说,纪梵希曾是重庆最大的男模站,男模最多时有300多人。如今已大不如前,张浩在纪梵希势衰时离开,换场去了另外一家KTV。在夜店闯荡两年,他已经升为男模组的队长,手下带领几名男模。李凯也去了新的夜场,他手下管理着百多号男模,张浩便是其中一人。

  吴谢宇被捕的十七天后,纪梵希的一名管理人员称,因为“消防检查”,这家夜店已停业半个多月。停业期间,空旷的大厅只留下他一个人看管。他以消防检查为由阻止外人入内。

  如今,纪梵希以量贩式KTV的名目对外示人,声称不再提供男色服务。夜晚,曾经灯火通明的露台一片漆黑,无人经过。

  这位管理人员称,前几日才从新闻上得知吴谢宇的消息,关于他更多的情况并不知情。

  在纪梵希对角线的另一端,穿过一片宽阔的停车场,就是一间营业面积近2000平米的酒吧,那是吴谢宇逗留过的另一个夜场。

  每晚八九点,彩灯光束从十三米高的屋顶倾泻而下,旋转炫目。伴随着狂乱迷离的电音,舞池中的男男女女尽情欢愉。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