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廖俊健新闻博客资讯网

左边是吴谢宇右边是郎朗!!狼性家庭教育到底是对

发布:admin06-23分类: 体育新闻

  1992年,朗朗的爸爸郎国任辞职后带着10岁的郎朗到北京求学。他们租住在一间脏乱的公寓,生活费和学费全靠郎朗母亲周秀兰节衣缩食省下的工资。

  后来,无论郎朗怎么努力,最终还是被老师拒收为门徒。孩子贪玩的本性,父亲严格的控制,让父子之间发生了最激烈的一次冲突。

  恨铁不成钢的郎国任,对郎朗歇斯底里地指责和咆哮,还让儿子在吃药自杀和跳楼自杀之间二选一(事后证明这是一场为了刺激儿子成功的恐吓,药片是抗生素)。

  这是一个中国父亲渴望儿子成功的真实故事,也是很多底层父子正在上演的悲喜战争。

  功成名就的郎朗说:”4岁开始每天6小时练琴,虽然很苦,但无论做什么,人要有追求,没有我爸就没有今天的我,感谢父亲曾经逼我练琴。”

  然而,当人们都以为这种硬逼式教育容易将孩子变为天才时,吴谢宇案却如重重一拳,让人们对狼性教育的神话产生猜疑。

  当然这不能成为吴谢宇杀害妈妈的理由,但却是值得我们对家庭教育再思考的理由。

  小时候被妈妈打我就哭,我妈妈说:“不准哭,再哭就继续打!”有一次妈妈又继续打我,我为了少受皮肉之苦 就硬忍着不哭,结果我妈妈说,“脾气还挺倔,有脾气是吧?”然后把我打到哭。

  然而在狼性教育下的这个学霸天才吴谢宇,如今已锒铛入狱,等待的是他的死刑判决。

  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法院肯定是会对吴谢宇是否是精神病进行检测,到目前来说,毫无疑问还没有有关吴谢宇是精神病的任何信息。

  如果我提出来的这个问题还不足以引起各位父母的重视,那么我提出另一个相似的问题:

  当年轰动全国的西安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药家鑫撞人杀人案引发了对家庭教育的热烈讨论。

  说一下药家鑫的事儿吧,也许很多人已经淡忘:2010年10月20日深夜,他驾车撞人后又将伤者张妙刺了八刀致其死亡。5月2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药家鑫案二审维持一审死刑判决。2011年6月7日上午,药家鑫被执行死刑,终年21周岁。

  要知道药家鑫的妈妈也是对药家鑫进行的狼性教育,她逼药家鑫学琴的场面与郎朗的父亲逼朗朗学琴的场面极为相似。

  “读幼儿园时,是按照我的要求学琴,我当时一个月的工资50块钱,30块钱都给他交了上课费,学不会就要用尺子打他一边打药,家鑫一边哭,但不反抗。”

  这种企图用一个时段的痛苦换来人生赢家的狼性教育,在一方面创造了周杰伦和郎朗等人的天才同时,另一方面也创造了如吴谢宇,药家鑫这样的恶魔。

  前几年,复旦大学的钱文忠教授写了一篇宏文《不打不骂是教育不好孩子》,对快乐教育进行了严厉攻击,当然他是提倡狼性教育的。

  钱文忠教授抛出了好几个很重要的观点,成了不让孩子高兴快乐的最重要的理由:

  一是对于一个孩子的教育,必须有惩戒,甚至是严厉的惩戒,尤其是面对独生子女的一代。

  二是我们今天讲快乐教育,讲我们的童年很快乐。可是,我们的童年快乐吗?至少我一点都不快乐。

  三是凭什么教育是快乐的?我实在想不通,教育怎么一定是快乐的?恐怕被国外教育搞晕了吧!

  估计看到了钱文忠教授的文章之后,吴谢宇的妈妈,朗朗的爸爸,药家鑫的妈妈,周杰伦的妈妈都一定会点头称是的。

  然而这一种“不”的教育理念无论如何也很难成为一个较为严谨且可以进行操作的教育科学和教育方法。

  我们不能够把家庭教育建立在不怎么怎么之上,因为家庭教育的方法和手段都有其合理性,所以单纯地摒弃某一种方法或者手段都是不可取的。

  这就如同我们说不鼓励孩子的家庭教育是教育不好孩子,不表扬孩子的家庭教育是教育不好孩子的,不爱孩子的家庭教育是教育不好孩子的,……按照钱文忠教授的逻辑,可以写无数类似于他的这样的文章,但对于如何教育好孩子,很多父母如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正是因为此,我们需要非常严肃的思考一下我提到的上述问题为什么同样都是狼性家庭教育,教育出来的孩子天壤之别?

  教育孩子有两个关键词:一是独立——让孩子有自我价值感 ;二是积极——让孩子有自我超越感和自我效能感 。

  自我效能感是由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班杜拉提出的,是指对自身能否完成某件事的自信程度。

  狼性家庭教育 因为他常常逼迫着孩子按照家长的意志去做,它的优势是,在逼迫孩子练琴或者做其他的事情中,孩子由于恐惧害怕而被迫努力,最终往往能够做出一些他过去因为惰性而做不来的事情。

  所以,秉持狼性家庭教育的父母在不经意间能够帮助孩子具有自我效能感,从而建立了某一种方面的自信。

  而快乐教育的问题恰恰是在于此,因为快乐教育容易使孩子停留在舒适区,很难培养孩子克服困难超越自我的自我效能感。

  这种父母往往为了孩子的低级快乐,不愿意让孩子吃苦,甚至代替孩子吃苦,名曰快乐教育,这样的快乐教育往往很难教育出一个自我效能感的孩子。

  也就是说快乐教育之所以饱受诟病是因为放纵孩子停留在舒适区从而让孩子丧失了克服困难、自我成长的斗志和毅力。

  从这一点而论,快乐教育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维护孩子的自尊和自我价值感(只是一定程度上,而非全部),但却狠狠地摧毁了孩子的自我效能感和自我超越的快乐。

  但狼性教育却是种危险的教育,因为狼性教育本身是通过父母的权威,逼迫着孩子顺从父母的意志的教育,这样的教育的危险性是在于容易使孩子丧失独立的人格,甚至失去做人的尊严和乐趣。

  如果孩子的内心不够强大,或者孩子的精神成长和成熟不能足以抵消狼性教育的巨大的压力的话,那么这样的孩子必毁无疑。

  据他妈妈讲,他喜欢动物,不许他妈教训狗,狗死了难过了很久,如果看到家里杀活鱼,它会很害怕,就躲开不吃了。

  在供述他的杀人动机的时候,他直截了当的说,“觉得如果张妙记住了车牌号让我爸妈知道了就饶不了我,这对我是天大的事儿!我害怕她没完没了的缠着我的父母。”

  因为害怕父母就没有想到杀人偿命的法律严惩,在我们一般人眼里感觉不可思议,但如果置于当时的特殊环境中,我们就知道一个在这样的压力巨大的环境成长的孩子,他一定会习惯性的展示他在家里的那个面目,而不是我们社会要求的他的面目。

  因为这个家庭的狼性教育已经完全摧毁了这个孩子的人格的独立和自我的价值感,他已经习惯于以父母的判断为判断,以父母的价值为价值。

  我想起了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打碎了一只碗,在等我妈回来的时候,我把碎片一片一片的拼在一起,一只全是碎纹的白瓷碗,窝在一摞碗的最上面,等着她。到现在我还觉得,那个黄昏,好像比印象里哪天都暗都长,那种如临大敌的恐惧。

  结果我妈回来,发现之后居然大笑,跟邻居当笑话讲,我当时心里不是如释重负,而是莫名其妙的郁闷,“就这样?难道就这么过去了?”

  所以说狼性家庭教育能够教育好孩子有一个基本的前提,那就是这一种巨大的压力,不足以摧毁一个孩子的个人的自我价值感。

  我在看朗朗的自传的时候,注意到了有一个这样的细节,“直到郎朗愤怒地用拳头猛砸墙壁,用自我伤害的方式,来发泄对暴君父亲的愤怒和抗争,郎国任惊恐地清醒过来,搂住郎朗,不住抽泣:对不起,儿子对不起,我不想要你死。我只想要你练琴。”

  从这一个细节可以看出,朗朗的父亲虽然对郎朗是如此的严厉,但他具有一定的反思力,他并不像药家鑫的爸爸和妈妈那样一直对孩子进行无情的打压,而是在强大的压力面前,能够向孩子表达爱,甚至表达不得已的这一种心情,我相信郎朗的爸爸的这一种表达,一定会稀释掉郎朗当时对他的仇恨。

  因此,在明智君看来无论是狼性教育也好或者说是快乐教育也好,都不是家庭教育的最佳方案。

  狼性教育摧毁的是孩子的自我价值感,快乐教育摧毁的是孩子的自我效能感。两者都是危险教育。

  有一位妈妈的7岁的儿子正在学钢琴。她省吃俭用买了最好的钢琴放在家里,每天播放世界名曲给儿子熏耳朵。

  起初她强逼着孩子练钢琴,孩子的逆反心理很强,为了让孩子心服口服,她如药家鑫妈妈那样采取了打孩子、关黑屋子的手段。

  吓坏了的她在孩子出走被找回来之后,不得不改弦易辙,急忙学会了快乐教育法。

  当儿子练琴的时候,她总是煞有介事地说“儿子你行的!”“儿子你很棒,没问题!”

  那翻飞的手指,那激昂的王者状态让他深深着迷。从此,儿子像换了一个人,主动练琴,积极上课,并说长大后也要成为那样一位钢琴大师……

  这位妈妈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现在我明白了,家长的一百句督促,都比不上孩子的一个“自己想”!

  这个故事告诉每一位家长,除了狼性教育和快乐教育之外,也许有另一种更佳的家庭教育途径在等着你开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