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廖俊健新闻博客资讯网

不知如何赚钱是运营商谨慎投资5G的最主要原因所

发布:admin06-12分类: 体育新闻

  随着三大运营商相继公布2019年财报,业界期待已久的运营商2019年5G投资计划也公布于众:中国电信计划投资90亿元;中国联通计划投资60亿~80亿元;中国移动约为172亿元,粗略估算,三家总计投资不超过342亿元。

  业界一致认为,5G将开启万亿级的新增市场,是未来国与国之间、运营商与运营商之间角逐的重点,因此也必将成为运营商不惜重金布局的战略领域。包括设备商、终端厂商、解决方案厂商在内的各环节无不看好5G,纷纷摩拳擦掌,期待在5G盛宴中分得一杯羹。

  然而,5G盛宴并未如期而至。三大运营商谨慎保守的5G投资计划,与躁动的产业热情形成鲜明对比,让业界回归理性,也促使人们思考:如何理性看待5G网络建设步骤?

  根据近期的公开消息,运营商的5G网络建设计划总体上偏向于谨慎保守:中国联通表示“谨慎进行5G投资”,中国电信认为“5G产业链仍有待成熟”,中国移动表示“今年将务实、审慎地推进5G网络建设”。

  具体来看,中国电信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柯瑞文表示:中国电信今年5G资本开支约90亿元。中国联通认为5G刚刚起步,今年又是元年,需要进一步的技术试验,预计今年安排60亿~80亿元的5G投资。

  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表示,2019年含5G的总投资将不超过去年的1671亿元,不含5G的投资约在1499亿元,也就是说2019年中国移动的5G投资不会高于172亿元。预计中国移动将建设3万-5万个5G试验基站。

  综上,三家运营商2019年的5G投资不超过342亿元,与业界期待的万亿级5G盛宴相去甚远。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表示:“首先要想明白5G需要巨大投资,现在还不到5G大规模投入的时间,因为5G的技术,尤其是5G商业模式还需要探索。”因此,5G技术和商业模式不成熟是中国联通的主要顾虑。

  中国电信总裁柯瑞文表示:“今年我们安排90亿进行规模试验,下一步会根据试验情况、牌照发放情况和产业链成熟程度等调整投资计划和扩张试验规模。”柯瑞文的这番话释放了两个信息:一是牌照情况和产业链程度等是判断5G能否规模商用的重要因素,二是中国电信的90亿元5G投资有可能会扩大。

  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则含蓄地表示:“5G将推动网络架构发生革命性变化,运维管理复杂度持续提升,产业链关键环节和垂直领域应用尚待成熟,商业模式、经营方式有待创新”。

  综合上述信息,影响运营商5G投资热情的原因,主要包括商业模式不明确、技术和产业链不成熟、牌照尚未发放等。

  在商业模式方面,5G能够提供更快的速率、更低的时延和更大的覆盖,但是如果仅用于个人用户的高带宽业务,那么在提速降费继续推进的当下5G很难推动收入增长;而在新业务方面,虽然各方也在探索5G直播高清视频、5G远程手术等应用,但是这些应用或者缺乏可变现的商业模式,或者在5G应用初期网络质量不能保证,无法实现大规模应用。

  缺乏可行商业模式的技术如同镜中花、水中花,虽然美丽但无法触及。在Strategy 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杨光看来,不知如何赚钱是运营商谨慎投资5G的最主要原因所在。

  在技术标准化方面,虽然2017年12月5G的NSA标准冻结,半年后SA标准冻结,但是R15 Late Drop推迟到2019年3月冻结,能够实现URLLC和mMTC场景的R16标准可能到明年3月才冻结,标准迟迟不确定,势必影响后续的产品准备和业务商用环节。

  在产业链准备方面,包括终端芯片在内的环节尚不具备规模商用的条件,目前推出的5G手机售价都在万元左右,性价比不占优势,具有应用示范能力的5G终端最早要到2019年下半年推出。

  此外,我国5G牌照尚未发放,给运营商建设5G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也是三大运营商谨慎部署5G的主要原因。

  参考国外运营商先行者情况,5G目前也不具备规模商用的基础。例如,韩国政府宣布推迟原计划在3月末实施的5G商用;美国运营商虽然抢先商用,但却出现了AT&T因为商用伪5G而被竞争对手告上法庭的事件。国外运营商抢先部署又出现变化的情况充分说明,现阶段5G投资不可操之过急,需要根据产业链准备情况采取循序渐进的过程。

  工信部通信科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日前表示,按照容量站来建设,5G投资大约为4G的1.5倍,全国总体来看,预计5G投资达1.2万亿元,5G投资周期可能将超过8年。韦乐平解释,5G工作频段高,基站多(至少是4G的2倍左右),基站贵(目标希望能降到4G的2倍左右),功耗高(约为4G的3倍左右)。

  然而近年来随着提速降费的持续竞争,运营商为全社会持续让利输血,仅是2018年就让利总计1200亿元;同时随着同业和异业竞争的加剧,运营商的营收利润压力加大,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5G投资规模。

  财报显示,2018年中国移动实现运营收入7368亿元,增速降低到5年前的1.8%;自由现金流从2017年的679.81亿元下降到2018年的390.76亿元。

  “带头大哥”尚且如此,其他两家也不乐观。王晓初提出,中国联通希望业界广泛合作,通过资源共享,共同分担成本、共同发展。今年两会期间,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提出设立5G产业发展专项基金的建议,希望对5G网络建设给予必要的资金补贴,引导社会资本参与5G网络建设,缓解运营商资金压力。而中国电信则对5G共建持开放态度,强调与运营商的共建、共享是基于市场原则。

  无论5G网络共建共享,还是建立专项基金,都反映了运营商手头并不宽裕,希望借助外界力量分担5G建设投资的强烈意愿。

  那么,我们是否就此否定此前比较乐观的预期,认为运营商5G投资将会一直谨慎保守下去?回答并非如此。

  首先,加快5G建设是国家层面的要求。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政府希望通过加快5G商用刺激我国经济发展,5G建设已经升到了政治层面。而三大运营商均为央企,领导由中组部任命,坚定不移地执行国家政策是运营商义不容辞的职责。

  其次,2019年对于5G谨慎投资不代表2020年会继续谨慎保守,运营商已表示将动态调整计划。例如,中国联通王晓初表示:“一年5G试验以后,明年看情况决定是否需要规模投入。”中国电信柯瑞文表示:“下一步会根据试验情况、牌照发放情况和产业链成熟程度等调整投资计划和扩张试验规模。”所以,运营商的5G投资会依据技术成熟度、牌照、竞争、试验结果等进行调整。而随着5G标准的确立、临时牌照的发放、终端成熟度的提高,未来5G商用条件趋于成熟,运营商加快5G发展也就顺理成章。

  有鉴于此,杨光估计,不排除国家未来会对运营商在税收、电费等方面给予一定倾斜,帮助其降低5G成本,从而助力5G商用步伐的加快。

  资料显示,三大运营商2014年~2018年的4G网络投资累计约7200亿元,权威机构预测,2020年~2025年5G网络总投资额在9000亿元~15000亿元。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