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廖俊健新闻博客资讯网

该平台所出的保单中

发布:admin07-11分类: 军事新闻

  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级地震后的数个小时,保险业纷纷发声:启动应急预案,开辟理赔绿色通道……然而,当寿险、财产险、车险等纷纷进入理赔程序,作为惟一独立的巨灾险——地震巨灾险(地震险)却“缺位”了。

  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四川。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洪水、台风、重大火灾等可能造成巨大财产损失的通常被涵盖在财产险承保范围之内,这一类业务已经普及,可以看做是宽泛的巨灾保险,但是独立出来的地震险在各地并不受待见。

  “目前来看,全省各大保险公司开展得普遍不理想;每家的份额是固定的。就像我们在全省的保费收入排名位列第一方阵,但拿到的巨灾险份额仅为2%,对于保险公司来说,自主性受限。”提及地震险,11日,一名在财险公司从业10余年的资深人士如是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这正是地震险在山东的现状——制度刚刚起步,运作模式尚在探索,大公司权衡盈利水平,中小公司承保能力有限,从“产品”到落地,中间还有很多“风险”待解。

  “我们不宜实行完全依赖商业保险解决巨灾损失的模式。”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创始院长郝演苏教授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11日下午,经济导报记者就地震险承保情况采访多家驻鲁商业险公司,得到的回复如出一辙:“基本没有做过这一业务。”住宅市场热度不减,而与住宅关联紧密的地震险为何备受冷落?

  接近安邦财险的张姓人士称:“山东地理位置优越,发生地震、海啸等的概率微乎其微,百姓风险意识薄弱,投保不积极,巨灾险可以忽略不计。”实际上,地震险保费很低,其遇冷另有深层原因。

  “承保由于火灾、台风、暴雨、泥石流等原因造成的房屋损失。房屋指房屋主体结构以及交付使用时已存在的室内附属设备。”在平安保险商城的官网,家财险产品详情如是描述保障项目为“房屋”的“保障范围”,一条“特别提醒”显示——“本保险不承保由地震、海啸造成的房屋损失”。

  目前,大部分商业保险公司对于地震险的定位是公益性的,“对保险公司来说,一旦出险,影响非常大;对于销售人员来说,做这一业务没有佣金,他们不愿去做。”前述资深人士透露,“地震灾害会连带发生多种自然灾害,中小型保险公司无法理赔高额保险金,索性不销售此类产品。”

  上述接近安邦财险的张姓人士表示,如果对地震险实行再保险,一定程度上能降低“风险”。

  也就是说,一家保险公司接到高额赔偿金的合同后,就找其他几家保险公司,再和他们签保险合同,把风险分摊。从这个角度说,地震险是最适合采用再保险制度的。

  地震险有产品无市场。按照一家财险公司的产品设计,在济南一套钢筋混凝土结构住宅,最低5万元保额,年缴保费仅需8元,如果按最高100万元保额,每年缴纳保费为160元。“投保费一般在百元左右,但价格低不代表这款产品受欢迎,就像北京这种高房价的城市,也鲜有居民投保。”太平洋财险山东分公司一名刘姓相关负责人12日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

  作为难啃的“硬骨头”,地震巨灾险的推进对整个巨灾保险制度体系建设尤为重要。

  郝演苏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灾害种类多、分布地域广、百姓通过保险分散风险的意识不够、依赖政府心理较重等,都是我国巨灾保险推广的难点所在。

  “除了地震的巨灾特性突出之外,其他巨灾并无特性,所以被包含在相关的财产险和农业险业务内。”郝演苏分析说,也正是因为考虑到我国地震灾害分布广泛、损失巨大、关注度高,且地震巨灾保险是国际巨灾保险制度的主要模式之一,所以我国选择地震灾害为主要灾因、以住宅这一城乡居民最重要的财产为保障对象,开始摸索建立住宅地震巨灾保险制度。

  地震险多是公益性并不新奇。一个背景是,“完善保险经济补偿机制,建立巨灾保险制度”,自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始,巨灾保险制度开始“萌芽”。

  2015年,45家险企根据自愿参与、风险共担的原则结成地震共保体;去年,保监会、财政部印发《建立城乡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制度实施方案》;同年7月1日,地震险在全国正式全面销售。

  据上海保交所地震巨灾交易平台数据,该平台所出的保单中,政府主导的张家口试点户数占平台整体户数的86.9%,个人消费者参与度并不高。

  在保额上,结合住宅结构、平均再建成本、灾后补偿救助水平等情况,按城乡有别确定不同保险金额,城镇居民住宅基本保额每户5万元,农村居民住宅基本保额每户2万元。每户可与保险公司协商确定保险金额,运行初期最高不超过100万元,超出部分由商业保险补充。

  2008年我国南方雨雪冰冻灾害直接经济损失1516.5亿元,保险赔付不到50亿元,赔付率为3.3%。

  2008年汶川地震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8451.4亿元,保险赔付16.06亿元,保险赔付率仅0.19%……

  2009年全球因巨灾造成的经济损失为620亿美元,保险业赔付占42%;近20年来,国际上自然灾害的保险赔付金额一般都占灾害直接经济损失的30%-40%,而我国的这一比例仅为3%左右;世界最大的巨灾再保险市场是美国英国和日本,占到全球巨灾再保险市场份额的约60%。

  经济导报记者从山东保监局获悉,根据山东省保险业“十三五”规划,“将建立火灾公众责任保险、食品安全责任保险、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等强制实施制度,并探索建立巨灾保险制度。”

  据民政部门的统计数据,截至7月24日,今年以来我国因各种自然灾害原因,共有8330万人次受灾,402人遇难,同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704.6亿元。一边是突如其来的灾难和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一边是不小的巨灾保险供给缺口,巨灾保险补偿落地还缺什么?探索建立巨灾保险制度,还应进行哪些努力?

  去年10月,台风“海马”登陆广东汕尾,按照合同约定,保险公司赔偿1000万元,这是全国巨灾指数险的首单理赔,广东省在巨灾保险制度上的探索与创新,值得借鉴。

  据悉,广东省政府将指数保险模式纳入巨灾保险制度设计,实现赔付与灾害级别挂钩,此举发挥了商业保险在应对风险管理、辅助灾后重建等方面的功能作用,也是政府运用保险机制提升突发事件应急管理和抗灾救灾效率的体现。

  “在现行财政预算不变的情况下,巨灾保险具有放大财政支出的效应。”郝演苏说,巨灾险制度一个鲜明的方向是,建立国家财政支持的政策性巨灾保险机构,形成以政策性巨灾保险机构为主、商业保险为辅的分散巨灾风险的运作模式。

  他建议,建立以中央财政为后盾的政策性、非营利性巨灾专业保险机构,每年由中央财政拨付专项救灾款项,形成国家巨灾保险基金,多年积累会形成庞大的基金规模。

  上述运作模式如何落地?郝演苏认为,有两个方向——对于有一定经济能力的企业和个人,采取将所得税和个人住房房产税中提取一定比例作为巨灾保险费用,当巨灾保险基金达到一定规模,可以减收或免收;对于经济能力较弱的单位和个人,采取保障基本损失的低水平巨灾保险救济制度。

  据悉,在巨灾保险体系比较成熟的美国,推行带有部分强制性的非营利巨灾保险计划,由政府承担巨灾保险的保险风险和承保责任,保险公司通过销售洪灾保险获得佣金收入。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